“宇宙间原本不知有多少种生命形式,能否归入人之族群,只在于生命的自我认可。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态度。”罗斯看着无因圣尊,认真道:“更何况即便在旧时代,也根本没有人类到底如何起源的定论,在之前东方的神话传说中,我们人类也是女娲创造,或许也就是空白的NPC。”

无因圣尊没有对他说的这些话加以任何评论,他只是看着罗斯,道:“你有什么意图?”

“我想可以和平共处。”罗斯温和道:“至少和旧时代所有创世者达成的协议一样,所有对这个世界可以造成致命威胁的武器或是力量即便存在,也不能由某个单独的意志来随意使用。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除非彻底舍弃这方天地迈向前途叵测的星海,否则我们所有人都是依附在这张皮上的毛,不能将这张皮都毁得千疮百孔。”

无因圣尊平静的说道:“只是现在你们这些创世者之间的幸存者也无法做到意见统一,那你的意思是和我们联手,铲除这些不同意你看法的创世者,或是逼迫他们和平共处?达成和旧时代一样的创世者协议?”

罗斯耸肩道:“对,可以认为就是这么简单。”

无因圣尊依旧过多的评论,他只是认真的看着罗斯,道:“对所有可以对这个世界造成致命威胁的武器或是力量进行约束,那关键就要知道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毁灭性武器和力量,那现在按照我所知,旧时代每个创世者都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就是因为都拥有这样的力量,才达成了平衡。那这些幸存的创世者,到底还拥有什么毁灭性的武器,你又拥有什么独特的毁灭性力量?”

罗斯发出了一声轻声叹息,道:“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要彻底了解我们拥有什么,然后这还不算,你们也要拥有同等的力量,然后达成相互的制约?”

“羊不能和老虎谈判,哪怕是为了表示诚意拔掉自己牙齿的老虎,谁知道老虎会不会再长出新牙?除非羊也能够变成老虎。”无因圣尊看着罗斯,说道。

罗斯笑了。

这样的道理他当然懂得,如果这样的对话继续下去,那么无论是他还是无因圣尊都会觉得幼稚。

“顺其自然,平衡并非一天可以达成。”他微笑着看着无因圣尊道:“但是否可以理解,不牵扯其余人,至少我们两个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那就是你和我都不会容许任何人毁灭这个世界。如果有人用丧心病狂的方式来击溃这个世界,那他应该就属于我们的共同敌人?”

无因圣尊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认为。”

罗斯道:“那么引申一下,我们两个应该都不赞同任何人使用超过一定威能极限的武器。”

无因圣尊点了点头,却不再说话。

他觉得在多说便会无趣。

“这场会晤,我很满意。”罗斯很有礼貌的再次对着无因圣尊行了一礼,然后他的身体骤然变成一条巨大的金蛇,然后轰然消失。

无因圣尊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巨大

的画卷上。

他没有什么满意的情绪。

除开这些创世者,所有修真界之中的强者都只是在摸索这个世界的真相而已,就如同刚刚的大战,他们也只是在探究这些创世者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力量。

相对于艾丽等人,罗斯给他的感觉更加危险。

他之前从来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而且他们对罗斯到底拥有什么特殊的武器一无所知。

……

小玉洲的边缘,一名身穿红色道袍的老者揉了揉兀自有些刺痛的眼睛,他此时才注意到他下方的一座山岗上有一名身穿蓝色法衣的小道童兀自在瑟瑟发抖。

“可怜的娃。”

这名老道顿时叹息了一声,心生同情,朝着那名小道童所在之处降落下去。

这名老道是天安真人,是小玉洲云门山宗的金丹修士。

在他看来,今日里这样诡异的直播对于整个修真界而言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就算是他在战斗的最后都总算有些看明白了,那些所谓的创世者,应该就是隐匿在修真界中,已经存活了无数年的修士,甚至说连那些天魔和奇特的星空巨兽都属于他们的操控。

而且似乎这修真界都像是他们建造的山门一样,是属于他们创造之物。

身为东方边缘四洲的金丹修士,他暂时的理解也就到这里了。

但他知道随着更多消息的传来,真相会水落石出。

那到时候的变故肯定比最早之前的道统大战要厉害得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